气动薄膜

陌生人

这是我和我的舍友一起经历的一件事,一直都不敢和家里人说,也没和身边的亲戚朋友说,现在回想起来还是有点毛骨悚然,其实想想也就算是生命中的一点经历,在以后的生活中应适当的保持防范心理。
南京的郊区,白天很静很静,而我有幸被调成中班,白天就在家呼啦呼啦的睡起觉来,如此睡了一个多星期。某日早晨,老爸在家和老妈打了一架,老妈就卷起行李回娘家了,一想也怪了,外婆外公都已经过世了,老妈回娘家住哪啊?忽的一声刺耳的尖叫喊了我爸的乳名,我爸拔腿就跑问发生了什么事,这样的叫声我只记得是在爷爷奶奶最后一瞬间的时候才出现过,现在他们老人家都不在了,何事又出现这样惨烈的喊声?正思索着,听到防盗铁门被晃得哐当哐当作响,这才知道自己又做梦了,近日梦见的不是父母就是已经过世的亲人,明明还在过活的外公我非得把他梦成死了,过世的爷爷偏偏活生生的站在我的面前和我交谈。
揉了揉水肿的眼睛便打开里面的木门,看见门口站着一个陌生的男人,大概五十岁左右,胡子拉碴的,手里拎了一个塑料袋。我看着他正在用力的晃着隔壁的铁门,我意识到他不是找自己,准备关门了,这时他的目光投向了我微笑地和我攀谈, 我不是坏人,我家住在幸福路,今天我是来发喜糖的,你能不能开一下门啊? 我愣了一下,在老家是有发喜糖这么一说,婚车上面扔喜糖的,给上门看热闹的小孩抓喜糖的,给送礼的亲戚回喜糖的,但是没见过给咱们素不相识的人上门送喜糖的,但一想到可能对方家里有喜事,没准一高兴就满世界的发糖呢,于是拿了钥匙就准备开门,问道 大哥,您有什么喜事啊? ,他笑呵呵的说 家里刚生下一对双胞胎,还是龙凤胎,所以出来发喜糖 ,说着便抓了一把糖果,数了6个给我,说是六六大顺,吃了糖果的人万事如意,心想事成。我谢过之后准备锁门,他解释道,希望我能给他给一点喜钱,可以不多,他就是想凑点 百家钱 。我一想,老家原来的风俗是 百家衣 ,主要是去一些人家分别要一些小布头,回家之后将布头连成整布再做成衣服给刚出生的小孩子穿,这样可以使小孩子容易生养。也许在城里面人们的思想也更深一层了,将 百家衣 的风俗发展成了 百家钱 了。我便到自己的储蓄罐了掏了一块的、五毛的、一毛的一共两块钱给他了。既然是 百家钱 ,一定得各式各样的,所以也就该有的我尽量都给配一下。他接过钱,楞了一下也就没说话了,走了。
下午去上班时被告知由于一切顺利,中班取消了,于是乐得屁颠屁颠的和室友一起回来了。为了庆祝一下,我们买了很多菜,各人都做了自己拿手的菜,我的酸菜鱼,陈老师的油焖茄子,黑黑的青椒炒香肠,完了桌子上摆的满满的,一时高兴开了几瓶啤酒。等吃完饭洗完澡都已经九点多了,突然想到了白天的一幕,便很兴奋的将糖果和他们分享了,并且说了这糖果的寓意。首先监督黑黑吃了,因为这糖果可以让她的爱情美满;再逼着陈老师吃了,这个糖果可以让她家人身体健康,虽然她不喜欢吃糖还是硬着头皮吃下了两个。正在这个时候,铁门又被晃了两下,黑黑开了里面木门问找谁,对方操着一口方言,黑黑硬是没听明白,便告知他找错地方了。她们之后就一个劲的说着犯困,可能是喝了点小酒。我也就回房了,因为白天睡得多了,一时睡不着,对着三国杀玩了几个小时,这时快12点了,也躺下睡了,不一会听到又有人敲门,声音还挺吵的,但是黑黑和陈老师都没有去开门,我心里正恼火着,真想把这个搅人睡觉的家伙给骂一顿。开了门一看原来没有人,我心里就开始纳闷了,莫非是自己听错了?或者是做梦?要不然她们俩都不去开门,自己很无奈的笑了,是最近倒班倒糊涂了。
不知道又是什么时候,又听到有人敲人,而这次声音更大。我是不愿意起床了,一个是想让黑黑她们去看,如果她们不开我也不开,二个可能是自己再次幻听,大半夜的敲门也不是什么好人。正在我思考的时候,声音渐渐的弱下来了,但是低沉的是门锁慢慢转动的声音。我开始觉得自己呼吸困难了,脑子里面一片空白,开始想象电视里面遇到的一切场面,入室盗窃。如此迅速,我已经感觉到自己的房门被打开了,一个高个黑影,我假装睡着了,不敢动不敢呼吸,只能凭借自己的听觉来判断一切。此时的脑子里面只有一个想法,我装睡,希望这个人只偷钱财不要伤害我就好,我听到拉链拉动的声音,还有轻微的呼吸声,我要不要抓贼呢?我有这个能力吗?万一我激怒了他反而他会伤害我呢,于是我选择了静默的等待。半个小时他渐渐的退出了我的房间,黑黑的房门渐渐的被推开,此刻的我更加紧张,她们会不会醒过来?她们会不会反抗?此时在我最担心最无助的时候我想起了上帝,我祈祷上帝让她们都睡得死死的,就算丢了东西也没事,只要自己没有受到伤害就是万幸了。我一颗心都要跳出来了,静静的,一直都是静静的,皮肉经历了长时间的紧张开始有点虚脱了,渐渐的我失去了意识。
啊! 一声惊叫把我吓醒了,此时睁眼发现太阳已经升的很高了,一看时间都十点半了。隔壁的黑黑她们开始大叫了,这是我才想起昨晚的事,浑身瘫软无力。终于挣扎着去询问她们是不是还好?她们的房间抽屉是开着的,包包都是开着的,仔细检查了一下才发现黑黑的钱包里几百块钱没了,陈老师的白金项链不见了,这时我才想起自己的房间,原来自己的钱包里唯一剩下的一张印度10元纸币不见了,银手镯,玉坠都不见了。这才相信了昨晚遭贼偷的事是真的了。她们不敢相信自己睡得那么死,我把我所经历的一切告诉她们,她们开始后怕,如果当时我没控制住自己来抓贼的话,估计我们就生死未卜了。经过分析,一致认为糖果有猫腻。她们各吃了两个,我的两个被我给吐掉了,因为我不喜欢薄荷和玉米的。
之后我们报警了,门锁也要求房东换了,但每当想起这件事仍是心有余悸,于是时刻提醒自己要尽量存些防人之心。


上一篇:白头到老中淡淡的爱
下一篇:没有资料

分享到: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