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动薄膜

那些被岁月淡忘的时光,是否别来无恙

一指厘米,一梦千年,有些时光万年也拿不起。
我打开生命之花,寻找熟悉的过往,满黑色,岁末写,侵染忧伤。
岁月在重复着,不经意间,多少花开,多少花落。
各位都看过《梦里花落知多少》吧,它落日般的结局就像惆怅的飞鸟,惆怅的飞鸟飞成落日般的结局。我们都在期待,一直向往美好,可是现实总是残酷,和安徒生比起来却很诚实。也许每个人都有一些属于自己的故事,每个故事都被染上了断断续续的伤,当那些伤流淌着撕心裂肺的痛,当那些痛习惯了无病呻吟的无助,所有的一切都是浮云。真的,梦里花落,能知多少?光阴就是这样摧残人类的,在懵懂的伤口上洒了一把盐后,才隐隐做痛。
我总是爱蹲下来看地上时光的痕迹,像一行一行蚂蚁穿越我的记忆。于是我想起了那些被岁月淡忘的时光,是否别来无恙?也许我晓得时光和记忆是成正比的。有多少时间的流逝,就有多少新的记忆。也许我还晓得时光和记忆是成反比的,有多少时间的流逝,就有多少记忆在遗忘。所以我又懂了,当一些回忆渐渐升华成空气,淡开的时间,离我这么近,那么远。闭上眼睛,均匀的呼吸刺激着我的鼻息,仿佛它的温暖遥不可及,我散落了一手年华,紧紧的拥抱。原来,它离我那么近,这么远。
我不害怕孤单,一个人的角落,也可以倾诉悲伤。
晓来枝上绵蛮,似把芳心、深意低诉。
人情世故,故事已故,用美妙绝伦来描绘,绘声绘色。沙哑的脉搏,剪透了心脏,别门的空洞,抒写了无尽的华丽。淡定,那一段繁华,数不尽的微笑。
谨此,献给那些时光!





上一篇:改革记事马相伯乐
下一篇:没有资料

分享到: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