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动薄膜

龙门金鲤

老吴坐上局长之位后,那几天,老吴的家里每天晚上都跑来许多人。他们或是带着礼物,或是表着忠心。
看着那些对前任局长忠心耿耿、恨不得肝脑涂地的下属们,一个个地投到了自己门下,反复激情澎湃地向自己坦诚,以后一定忠心耿耿,恨不能肝脑涂地的样子。老吴想,这些人,到底有几个是对自己真心的呢?老吴就琢磨着这事,一琢磨,老吴就觉得有点胆寒,这些人,今天能口口声声对着自己表忠心,明天也能对着别人表忠心,真的是太危险了。
但这些人中,有没有真心对着自己的人呢?自己做了局长,也不可能无人可用啊。
老吴犯着愁,一犯愁,老吴就想到了他看过的一个小说,一个领导,装了病,患难见真情,谁是真心,谁是假意,就全浮出水面了。
打定主意后,老吴就去了附近的一家医院,医院的院长是老吴的老朋友。老吴觉得,要让人知道自己真的病了,空口白话是没用的,必须要有证据。老吴向老朋友说明了来意,老朋友一拍脑门,说,没问题,我帮你搞定。
老朋友给老吴开了一张重症的证明,老朋友一开始还有些犹豫,问老吴,是不是太重了?
老吴笑了,说,没事,重一点好,要下料就一定得重些,到时你们医院再出一张证明,说是误诊,不就行了?
老朋友点着头,说,那也行。
老吴拿着诊断书就回了局里,老吴去外地出差一周前,将诊断书 遗忘 在了办公室里。
一开始是老吴的秘书,进房间取一份文件时看到了诊断书,年轻的秘书脸都吓白了,好不容易做上局长的秘书,谁知道会摊上这么一个倒霉的事儿。局长倒了,还会留他这个秘书吗?
年轻秘书的嘴巴不严,跑出去就和一个同事小声说了这事,再三关照同事,这事,千万是不能说的。同事点头,说,放心,绝对不说,打死也不说。
同事出了门,碰到了科长。科长平日里对同事没少关照,同事把科长拉到一个角落,把局长的诊断书的事儿这么一说,科长的面色顿时就变了。局长若动,那全局的局面也都要变了。科长严肃地关照同事,这事,千万别到处去瞎说。同事点头,说,放心,绝对不说,打死也不说。
科长进了处长办公室的门,悄悄掩上了门。处长见科长一脸神秘的样子,问他,发生什么事了?科长走上前,认真地汇报了局长诊断书的事儿,处长一听这事,面色也变了。停顿片刻,处长对科长说,你先出去吧,这事我知道了。
处长在科长走后,转身就进了局长的办公室,办公桌的一角,那份局长的诊断书还在,处长看了一眼,又看了一眼,每多看一眼,处长的面色就凝重许多。处长轻轻叹一口气,就出了局长办公室的门。
等老吴一周后回来时,老吴就发现,整个局里的下属们,对待自己的态度,真的是有所不同了。老吴还进了办公室,看到了那份他故意 遗忘 的诊断书,老吴就笑了,他要的就是那个效果。谁真心,谁假意,马上就看得出来了。
那个晚上,老吴坐在家里,他想看看,在知道自己重症之后,还有谁会登门而来。谁若来,自己立马就提拔他。老吴特地搬了张凳子,等在门外。
老吴在门外等了整整三天,没有人来,一个都没有。
老吴连打了三个喷嚏,老吴病了,是重感冒,这几天老吴黑灯瞎火的,穿着单薄的衣服坐在门外,不感冒才怪了!
老吴还带病回了局里,今天有一个局党委会要开,很重要的会。


上一篇:那些被岁月淡忘的时光,是否别来无恙
下一篇:没有资料

分享到: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