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动球阀

似水那年 如烟火十二>

〔浅风破晓,枫林已晚〕

浅风杨坐在电视旁,看着电视机里的画面,脑海里思绪飘渺。对于浅风扬来说,这一年是灰暗的,缺少阳光,缺少温暖。

两个星期前,枫晓琬割腕自杀,幸好及时被送到医院,然而到现在还是一直昏迷着。浅风扬来到医院,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女孩。那个曾经如向日葵般的女孩,如今却落入了无边的深渊里。他知道,她是不愿醒来,她不想再睁开眼睛面对这个世界。

浅风扬记得,以前,枫晓琬说,城市里呆久了,感觉身体里充满了浑浊不堪的东西,总得找个时间去一个有花有草、空气清新的地方净化一下体内的杂质。所以每过一段时间,她就会选一个乡间或者一个小镇,去那里过几天慢步的生活。

如今这个女孩,却突然间躺在了他的面前,如同找不到方向的向日葵,最后选择了随风零落。

浅风扬站在病房前,给浅小念发去一条信息,小念,明明我们这么努力,为何还要遭受这么多的痛苦。如果他们可以明白一点晓琬,又怎么会如此田地。

念:浅小念看着信息,一个字一个字敲打,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些年,究竟是谁错了。或许大家都错过,然而,这份无奈,这份悲哀,如何来承担,你不知道,我也不知道。记得你说,以后要收集很多很多糖果,送给像我们一样的孩子,只是却忘记了给自己留一颗。她是这样,我们也是这样。


上一篇:为你的魅力加分
下一篇:没有资料

分享到: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