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动球阀

改革记事马相伯乐

有人在《马相伯乐》一文中写道;“赛马前,伯乐们纷纷来到集市选马,一匹老马带着它的小马在一边静静地观察。
   伯乐A最先完成任务,他牵着亲戚的一匹普通马急急忙忙地走了。大家赞扬他的头功,这时,老马对小马说;‘这是个专搞裙带关系的伯乐。’一会儿又看见伯乐B接受了一大笔礼物,便把一匹劣马选走了,老马说;‘他不是伯乐是商人。伯乐C悄悄地对一匹马说;‘赛马会上你能保证不超过我女婿的那匹马我可以推荐你。’‘听见了吧,这是个自私的伯乐,’老马对小马说。伯乐E在一个偏僻的地方靠着大树睡觉,旁人把他推醒,他不耐烦地说;‘你们真不识事物,把千里马选完了,我还有什么用?献上两匹说明我们的水平就行了。’老马说;‘这是个久经世故的伯乐。’小马听了连连点头道;‘怪不得人们是千里马常有真伯乐难找呢!’”
   三天后上班的我,对于角色对转换并未产生多大的挫折感,而是欣然向两位新领导请示我的工作分工。这两位新领导都姓韩,书记韩典遇出身军人,以团政治部主任身份转业地方,调这里前担任县运输公司经理。经理韩纯临也曾担任过其他单位主要领导,后来他们就被冠以大二韩之称,不过他们的年龄都有些偏高,均为五十开外的人了。请示的结果是没有派给我任何工作。此时,自负盈亏拿掉还不算,得寸进尺的船队长们又以吨位小为理由要求减少任务。退无可退之下两位新领导不得不问计于我。怎么办?若凭交通党委对我的态度,我应袖手才对,但这就因私而废公了。于是,我告诉两位新领导;“任务指标变不得,变就会产生连锁反应。嫌吨位小,可以给他们增加吨位。”这话一出口,两位不禁大惑,说;“公司那还有新船可给呀?”
   “有。”
   “在那里?”
   “在兰西水泥造船厂。”说话间,我便毫无保留的把我主持工作期间向上争取运力的情况相告;一是省里要把兰西水泥造船厂已经造好的八只水泥船无偿划拨给地航。二是再造两艘铁驳船项目已经运作得差不多了,两位大喜过望。之后,我跑了省经委公交处,计划处,省航运局地航处以及兰西水泥厂造船厂,弄回了四艘。这些船的到位一下就堵住了众位船队长的嘴,使两位新领导到位后的第一个难题顺利解决。




上一篇:今生恋你,永不言悔
下一篇:没有资料

分享到:
Baidu